所有分类
  • 所有分类
  • 天天新群

在微信群中发布谩骂、羞辱、毁谤、诬蔑或者贬低他人的论调是否构成名誉权侵权行为?应当分担怎样民事责任?

国民在微信群中发布羞辱、毁谤、诬蔑或是贬低他人的论调形成名誉权侵权行为吗?与否应司法国家机关分担民事诉讼责任?此次所推荐一篇经典之作事例,高等法院的裁决值得称赞自学和先进经验。

赵X与上海XXX微电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子公司等名誉权纷争

一审

(2018)京03民终725号

关键字:民事诉讼/名誉权/互联网侵权行为/微信群/公用内部空间

基本此案:

裁定人(一审原告):赵X,女,住天津市通州区。

被裁定人(一审原告):黄XX,女,住天津市通州区。

被裁定人(一审原告):上海XXX微电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子公司,或其天津市通州区。

裁定人赵X因与被裁定人黄XX、上海XXX微电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子公司(以下全称XXX子公司)名誉权纷争案,置之不理一审高等法院(2017)京0113民国初年5491号刑事裁决,提出诉讼裁定。高等法院批捕后,司法国家机关组成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进行了该案。也已该案就此结束。

微信自动加群

一审高等法院查清微信群采集:XXX子公司在XX住宅小区开有一间美发院(日式半永久性),黄XX系该子公司小股东出任美发师,并在该美发院工作。2017年1月17日上午16分许,赵X随同住住宅小区的另一物业公司徐X到前述美发院做美发。黄XX为客人做美发,赵X趴在椅子上查问黄XX之前其在该美发院美白的事情,前秦X与黄XX因美发服务项目问题发生肢体冲突,从而二人推搡在一起。之后国家机关跟进处置,对赵X做出了拘押十日的行政处罚。

一审原告主张赵X的微信昵称为X郡主(微信号X—calm),且系住宅小区物业公司微信群群主,双方发生纷争前秦X多次在物业公司微信群中对一审二原告进行造谣、毁谤、诬蔑、谩骂,并将黄XX从物业公司群中移出,XXX子公司因赵X的行为生意严重受损。一审原告提供微信聊天记录及张XX的证人证言予以证明。微信聊天记录来自两个微信群,人数分别为345人和123人,记载有昵称X郡主发送的有关黄XX、XXX子公司的论调,以及其他群成员查问情况等的回复信息;证人张某某是XXX子公司客人,也是住宅小区物业公司,其到庭陈述看到的微信群内容并当庭出示手机微信,群主微信号为X—calm。

赵X对原告陈述及证据均不予认可,并表示其2016年在涉诉美发院做激光美白,黄XX承诺保证全部祛除掉,但做过两次后,斑越发严重,多次沟通,对方不同意退钱,事发当日其再次咨询此事,黄XX却否认赵X在此做过美白,双方发生肢体冲突;赵X只有一个微信号,且经常换名字,现在物业公司群里叫X果,自己不是群主,不清楚群主情况,没有加过黄XX为好友,也没有在微信群里发过损害原告名誉的信息,只与邻居、朋友说过与原告的纷争,XX子公司仪器不正规、讹诈客户,其他人也有同感,国民有论调自由。微信群采集

经原告申请,高等法院自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股份有限子公司调取了微信号X—calm的实名认证信息,确认为赵X,同时确认该微信号与黄XX微信号X-HL互为好友时间为2016年3月4日13:16:18。赵X对此予以认可,但表示对于微信群中发送的有关黄XX、XXX子公司的信息其并不清楚,也已经不用该微信号了,也退出了其中一个物业公司群。

微信群发软件

一审高等法院认为微信群采集,国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国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羞辱、毁谤等方式损害国民、法人的名誉。本案中,赵X否认其微信号×××—calm所发的有关涉案信息是其本人所为,但就此未提证据证明,根据庭审查清情况,结合微信截屏信息内容、证人证言、一审高等法院自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股份有限子公司调取的材料,一审高等法院认定赵X在2017年1月17日与黄XX发生纷争后,在双方共同居住的住宅小区物业公司微信群中发表涉案论调并使用黄XX照片作为配图,对黄XX及XXX子公司的美发院使用了贬低性言辞,赵X亦未提交证据证明其所发表的涉案论调的客观真实性,其将前述不当论调通过微信发至有众多住宅小区物业公司的微信群,造成前述不当论调的传播,故一审高等法院认定赵X在主观上具有过错。从微信群中其他用户查问的情况以及互联网信息传播的便利及快捷特点看,涉案论调确易引发对黄XX、XXX子公司经营的美发院的猜测和误解,导致对二者负面认识和造成社会评价降低,故赵X的行为侵犯了黄XX、XXX子公司的名誉权,赵X应就此分担民事诉讼侵权行为责任。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诉讼权益,应分担侵权行为责任。国民、法人的名誉权受到侵害,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因此,一审高等法院裁决:一、赵X于裁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在通州区××房屋门口张贴致歉声明,向黄XX、上海XXX微电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子公司赔礼道歉,张贴时间为七日,致歉内容须经高等法院;如逾期不执行前述内容,则由高等法院在前述地址门口全文张贴本裁决书内容;二、赵X于裁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赔偿上海XXX微电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子公司经济损失三千元;三、赵X于裁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赔偿黄XX精神损害抚慰金二千元;四、驳回黄XX、上海XXX微电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裁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裁决做出后,赵X在裁定期内提出了裁定。一审期间,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一审高等法院对一审查清的事实予以确认。微信群采集

裁决结果:

一审裁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一审高等法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裁决驳回裁定,维持原判。

裁决理由:

一审高等法院认为,名誉权是民事诉讼主体司法国家机关享有的维护自己名誉并排除他人侵害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规定:国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国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羞辱、毁谤等方式损害国民、法人的名誉;第一百二十条规定:国民的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法人的名称权、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的,适用前款规定。

赵X与黄XX发生纷争后,赵X在微信群里发布使用了××、臭××、精神分裂、装疯卖傻等明显带有羞辱性的论调的信息,并使用了黄XX的照片作为配图,已使前述论调被两个微信群中的其他成员所知晓,前述两个微信群人数众多,该羞辱性论调及图片导致黄XX及XXX子公司的社会评价降低,赵X的损害行为与黄XX、XXX子公司名誉受损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故赵X的行为已经侵犯了黄XX、XXX子公司的名誉权。另外,XXX子公司的经营地点在住宅小区内,而赵X的不当论调发布在人数众多的方糖住宅小区住户所在的微信群,势必对XXX子公司的经营造成不良影响,故一审高等法院认定赵X侵害了黄XX、XXX子公司名誉权正确,同时裁决赵X赔偿XXX子公司经济损失3000元并无不当。关于黄XX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一审高等法院酌情确定的数额并无不当,一审高等法院不持异议。微信群采集

裁判要点:

1. 认定微信群中的论调形成侵犯他人名誉权,应符合名誉权侵权行为的全部形成要件,还应考虑信息互联网传播的特点并结合侵权行为主体、传播范围、损害程度等具体因素进行综合判断。

2. 不特定关系人组成的微信群具有公用内部空间属性,国民在此类微信群中发布羞辱、毁谤、诬蔑或是贬低他人的论调形成名誉权侵权行为,应司法国家机关分担民事诉讼责任。

事例来源:1、裁判文书网;2、http://www.court.gov.cn/fabu-xiangqing-263601.html。

0

评论0

网站资源每天更新,本站资源为虚拟产品,购买后不支持退款,请您理解!立即查看
显示验证码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