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分类
  • 所有分类
  • 天天新群

为和丈夫抢姑姑,他“重振旗鼓”,还建了群……

相片作者:另一说网

夏光亮年近五十岁,是北京一间信息技术公司的老总,他与丈夫Hoshiarpur于2009年年末注册登记成婚。再婚两人日常生活美好,买车买车,再于2013年育有三女。谁也居然,原先美好美满的日常生活却在无声无息地发生着变化。

2014年,Hoshiarpur控告分手,理据是她发现丈夫夏光亮在某婚恋中文网站上邂逅男性并脱轨,还宣称夏光亮东凯努瓦县大屠杀为,但因该案,未支持其分手政治理念。

2019年,两人开始同居日常生活,且于同年5月20日再度控告分手。其后俩人均斥责旁人有Raigarh,因此各别提倡若旁人获得儿子的监护权,将有利于小孩的身心健康,两方为谋求小孩的监护权闹得不亦乐乎。

暴力行为夺女影响严酷

2019年6月,在国家机关策划下,两方达成一致一齐扶养小孩的协定。不过,在分手的过程中,两方都想谋求儿子的监护权,刚开始只是家人之间的偷盗和争夺战,慢慢的,情势逐渐无能为力。

夏光亮为了确保儿子不被Hoshiarpur另一方抢走了,下了苦功,专门针对雇用驾驶员接载儿子读书。不过,2021年4月21日,Hoshiarpur伙同了13人赶赴丈夫的住地石家庄市保定市,一伙人人在地底停车场将夏光亮的驾驶员及儿媳砍伤,然后将小孩抢走了。

事前,跟著Hoshiarpur抢小孩的人中有两人受到了行政处罚

不良影响已经产生,两方却并未吸取教训。2021年5月,夏光亮开始筹谋抢回小孩的计划,并指使通过驾驶员认识的夏冬青重振旗鼓,以每人每天1000元的薪酬招来6个社会人员。为了便于组织安排,夏光亮还建立了一个群,一副不抢回小孩不罢休的架势。群导航

夏光亮先派人在Hoshiarpur居住的小区观察儿子及岳父岳母的行动规律,随后在小区附近宾馆进行了分工。因为小孩只认识夏光亮和他的驾驶员袁我,所以由他们两人负责抱小孩,其他人分为三拨,一拨人赶赴小孩的住处蹲守,随时听候安排,一拨人在楼梯内随时等待接应,剩下的人在楼下周边望风,做断后工作。

一切准备就绪。一天早上,Hoshiarpur和父母、小孩正准备吃早餐,突然听到门外一阵响动,Hoshiarpur下楼查看情况时,被躲在门口的夏光亮一伙人人迅速控制并殴打。

随后,几个人上楼,闯入室内。夏光亮带人踹开卧室门,将小孩抢走了,其余人负责阻止小孩姥姥和姥爷的追赶。两方冲突过程中,两位老人被打,室内物品遭到损坏,一片狼藉。

为了迅速逃离现场,光亮一伙人人不顾门卫阻拦及他人的追赶,强行将小区门口闸机冲撞破坏,其他人也分别乘坐事前承租的车辆离开现场。

心知闯祸的夏光亮拨打了110报,表示自己实在不放心Hoshiarpur扶养小孩,一定要把小孩带在身边,才惹出麻烦,也明确表示愿意赔付损毁的公共设施。群导航

事前,除去驾驶员袁我及负责组织人员的夏冬青,其他六人均获得了夏光亮支付的报酬。

经鉴定,Hoshiarpur眼部挫伤、体表擦伤,为轻伤;其父母均为轻伤,屋内家具电器有不同程度损毁;被夏光亮一伙人人损坏的车道闸机价值 10080元,另有价值200多元的智能摄像头也遭到了损毁。

微信群发助手在哪

2021年5月25日,经电话传唤,光亮主动到局投案,同日被拘留。

办案检察官通过群成员比对及各嫌疑人的供述,发现有未到案的在逃人员三人。通过捕后诉前环节的引导侦查工作,进一步夯实证据,三名嫌疑人均被抓获。

6月29日,北京市东城区检察院决定批捕夏光亮等9名嫌疑人。夏光亮悔不当初:我现在很后悔,为了把小孩留在身边我冲动了,还连累了帮助我的无辜弟兄。

夏光亮的驾驶员袁我也表示:我就是想帮我们老板抢回小孩,居然会啊。最后,夏光亮等9人认罪认罚。

微信群发布平台

2021年9月6日,认定女方在婚姻关系中存在过错,判决二人分手,小孩由男方扶养。

同年12月3日,经东城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夏光亮等9人均因犯寻衅滋事罪被东城区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至1年2个月不等的刑期。在此期间小孩一直由爷爷奶奶照看。

两次夺子为何定性不同

两次抢小孩,看起来大同小异,为何定罪量刑却有所不同?群导航

承办检察官王蕾蕾向《方圆》解释:Hoshiarpur抢小孩时造成的后果未达到的程度,所以仅有两人被行政处罚;而夏光亮抢小孩,是在案发前建立了群,也有面对面的组织分工。根据刑法第293条寻衅滋事罪及相关解释规定,随意殴打他人造成两人以上轻伤或一人以上轻伤;任意损毁公私财物价值2000元以上,达到其一就能构罪。

光亮一伙人人造成的丈夫及岳父、岳母的轻伤有正式的伤情鉴定,物品损坏也了价格鉴定,超过1万元,作为共同的主犯,夏光亮要对全案所有后果负责。同时,共同罪本身要比单独性质严酷,夏光亮没有赔偿和解,丈夫一间也坚决不同意和解。

检察官告诉《方圆》:婚姻关系解除后,小孩直接扶养方的确定,并非否定非直接扶养方与子女间的权利义务关系,更不是两方在担任父母角色上的比拼

谋求小孩的监护权要合法,受雇他人也要合法。王蕾蕾提醒大家,每一位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不要为了一时利益或哥们儿义气影响自己的前程。(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本文为《方圆》杂志原创稿件,转载时请在醒目位置标明作者,并注明作者:方圆(ID:fangyuanmagazine)。

0

评论0

网站资源每天更新,本站资源为虚拟产品,购买后不支持退款,请您理解!立即查看
显示验证码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