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分类
  • 所有分类
  • 天天新群

在微信群中发布羞辱、毁谤等论调与否形成名誉权侵权行为?如何判定微信群中的论调形成侵害他人名誉权?

名誉权是民事诉讼市场主体司法机关独享的维护自己名誉并排除他人侵害的权利。民事诉讼市场主体不仅包括自然人,也包括法人及非法人组织。《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第一千零二十四条规定,民事诉讼市场主体独享名誉权。任何组织或是个人不得以羞辱、毁谤等形式侵害他人的名誉权。名誉是对民事诉讼市场主体的品德、声望、才能、信用等的社会评价。

微信群收款如何发起

现代名誉权侵权犯罪行为有四个形成程序法,即被害人确有名誉被侵害的事实、犯罪行为人犯罪行为违法、违法犯罪行为与侵害后果之间有两者之间、犯罪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对于微信群中的论调与否侵害他人名誉权的判定,要符合现代名誉权侵权犯罪行为的全部形成程序法,还应考虑信息网络散播的特点并结合侵权犯罪行为市场主体、散播范围、侵害程度等具体因素展开综合判断。不特定关系人组成的微信群具有公共空间属性,公民在此类微信群中发布羞辱、毁谤、诬蔑或是贬低他人的论调形成名誉权侵权犯罪行为,应司法机关承担法律责任。

本文从《裁判文书网》中索引到相关案例展开法律分析。

基本此案:A子公司在天津市通州区某住宅小区一层开有一家美发院,刘某系该子公司股东兼任美发师。2017年1月17日下午16分许,陈某陪同住住宅小区的另一物业公司到该美发院做美发。刘某为客人做美发,陈某查问之前其在该美发院美白的事,后二人因美发服务问题发生肢体冲突。后部门对陈某作出行政处罚通知书,给予陈某拘留三日的行政处罚。微信群采集

原告A子公司、刘某供称:刘某系A子赵先生,从事机器美发彩妆业务。自2017年1月17日以来,原告陈某一直对二原告展开造谣、毁谤、诬陷,多次诬蔑、辱骂,称刘某强迫症,诬蔑A子公司的科学仪器不非正规、自卫顾客,并通过微信群等形式展开散布,造成原告名誉收到严重侵害,生意受损。请求人民高等法院维持原判:一、原告对二原告赔偿损失,并以在天津市通州区X号张贴报告书、北京当地报纸刊登报告书的形式为原告消除影响、恢复名誉;二、索赔原告A子公司损失2万元;三、索赔二原告精神侵害损害赔偿各5千元。

原告提供微信聊天历史记录及王某某的证人供词不予证明。微信聊天历史记录来自两个微信群,人数分别为345人和123人,记载有绰号X妃推送的相关刘某、A子公司的造谣、毁谤、诬蔑、辱骂论调,以及其他群成员查问情况等的回复信息;证人王某某是A子公司客人,也是住宅小区物业公司,其出庭作证陈述看到的微信群内容并一审开具手机微信,群主微信号为X—calm。经原告申请,高等法院自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子公司调阅了微信号X—calm的实名认证信息,证实为陈某,同时证实该微信号与刘某微信号X-HL互为好友时间为2016年3月4日13:16:18。陈某对此不予认可,但表示对于微信群中推送的相关刘某、A子公司的信息其并不清楚,现已经不用该微信号了,也退出了其中一个物业公司群。微信群采集

原告陈某坚称:原告没有在住宅小区微信群里提过侵害原告名誉的信息,只与邻居、好朋友说过与二原告发生纠纷的事,且此事对原告影响亦较大。A子公司科学仪器不非正规、自卫顾客非原告一人认为,其他人也有同感。原告的美发院经常不开,其损失与原告无关。故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裁判结果:天津市通州区人民高等法院于2017年9月19日作出(2017)京0113民初5491号民事诉讼判决:一、原告陈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在通州区X房屋门口张贴致歉声明,向原告刘某、A子公司赔偿损失,张贴时间为七日,致歉内容须经本院;如逾期不执行上述内容,则由本院在上述地址门口全文张贴本判决书内容;二、原告陈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索赔原告A子公司经济损失三千元;三、原告陈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索赔原告刘某精神侵害损害赔偿二千元;四、驳回原告刘某、A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宣判后,陈某提出上诉。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高等法院于2018年1月31日作出(2018)京03民终725号民事诉讼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微信群采集

裁判理由: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原告陈某在微信群中针对原告刘某、A子公司的论调与否形成名誉权侵权犯罪行为。现代名誉权侵权犯罪行为有四个形成程序法,即被害人确有名誉被侵害的事实、犯罪行为人犯罪行为违法、违法犯罪行为与侵害后果之间有两者之间、犯罪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对于微信群中的论调与否侵害他人名誉权的判定,要符合现代名誉权侵权犯罪行为的全部形成程序法,还应考虑信息网络散播的特点并结合侵权犯罪行为市场主体、散播范围、侵害程度等具体因素展开综合判断。

微信群聊

本案中,陈某否认其微信号X—calm所发的相关涉案信息是其本人所为,但就此未提供证据证明,且与已查明事实不符,故就该抗辩意见,高等法院无法采纳。根据庭审查明情况,结合微信聊天历史记录内容、证人供词、高等法院自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子公司调阅的材料,可以判定陈某在与刘某发生纠纷后,通过微信号在双方共同居住的住宅小区两个物业公司微信群发布的信息中使用了傻X臭傻X强迫症装疯卖傻等明显带有羞辱性的论调,并使用了刘某的照片作为配图,而对于A子公司的美发师不非正规自卫顾客破科学仪器技术和产品都不灵等贬低性言辞,陈某未提交证据证明其所发表论调的客观真实性;退一步讲,即使有相关事实发生,其亦应通过合法途径解决。陈某将上述不当论调发至有众多该住宅小区住户的两个微信群,其主观过错明显,从微信群的成员组成、对其他成员的查问情况以及网络信息散播的便利、广泛、快捷等特点来看,涉案论调确易引发对刘某、A子公司经营的美发院的猜测和误解,侵害住宅小区对A子公司的信赖,对二者产生负面认识并造成刘某个人及A子公司产品或是服务的社会评价降低,陈某的侵害犯罪行为与刘某、A子公司名誉受损之间存在两者之间,故陈某的犯罪行为符合侵害名誉权的程序法,已形成侵权犯罪行为。微信群采集

犯罪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诉讼权益,应承担侵权犯罪行为责任。不特定关系人组成的微信群具有公共空间属性,公民在此类微信群中发布羞辱、毁谤、诬蔑或是贬低他人的论调形成名誉权侵权犯罪行为,应司法机关承担法律责任。公民、法人的名誉权受到侵害,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偿损失,并可以要求索赔损失。现刘某、A子公司要求赵敏基于侵害名誉权之犯罪行为赔偿损失,符合法律规定,应不予支持,赔偿损失的具体形式由高等法院酌情确定。关于A子公司名誉权被侵害产生的经济损失,A子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实际经济损失数额,但A子公司在涉诉住宅小区经营美发院,陈某在有众多该住宅小区住户的微信群中发表不当论调势必会给A子公司的经营造成不良影响,故对A子公司的该项请求,综合考虑陈某的过错程度、侵权犯罪行为犯罪行为内容与造成的影响、侵权犯罪行为持续时间、A子公司实际营业情况等因素酌情确定。关于刘某主张的精神侵害损害赔偿,亦根据上述因素酌情确定具体数额。关于A子公司主张的精神侵害损害赔偿,缺乏法律依据,故不予支持。微信群采集

律师总结:

1、关于独享名誉权的民事诉讼市场主体,不仅包括自然人,也包括法人及非法人组织。

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侵权犯罪行为责任编的规定,犯罪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诉讼权益造成侵害的,应承担侵权犯罪行为责任。侵权犯罪行为犯罪行为危及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被侵权犯罪行为人有权请求侵权犯罪行为人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等侵权犯罪行为责任。侵害他人造成人身侵害的,应索赔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索赔辅助器具费和残疾索赔金;造成死亡的,还应索赔丧葬费和死亡索赔金。 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财产损失的,按照被侵权犯罪行为人因此受到的损失或是侵权犯罪行为人因此获得的利益索赔;被侵权犯罪行为人因此受到的损失以及侵权犯罪行为人因此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被侵权犯罪行为人和侵权犯罪行为人就索赔数额协商不一致,向人民高等法院提起诉讼的,由人民高等法院根据实际情况确定索赔数额。 侵害自然人人身权益造成严重精神侵害的,被侵权犯罪行为人有权请求精神侵害索赔。微信群采集

在名誉权侵权犯罪行为中,被侵权犯罪行为人有权按照法定从这几个方面提出自己的诉讼请求,需要注意的是法人及非法人组织提出精神侵害索赔的诉请不会被支持,上述案例关于原告A子公司的精神侵害索赔请求,高等法院就没有支持,驳回诉请,但是支持原告A子公司的经济损失诉请。

3、不特定关系人组成的微信群具有公共空间属性,公民在此类微信群中发布羞辱、毁谤、诬蔑或是贬低他人的论调形成名誉权侵权犯罪行为,应司法机关承担法律责任。因此,作为民事诉讼市场主体在不特定关系人组成的微信群、朋友圈以及其他公共网络空间,应该谨言慎行,否则形成名誉权侵权犯罪行为犯罪行为,重则可能被追究羞辱毁谤罪的刑事责任。

(案例来源于裁判文书网,案号为(2018)京03民终725号,仅供学习讨论)

0

评论0

网站资源每天更新,本站资源为虚拟产品,购买后不支持退款,请您理解!立即查看
显示验证码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