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分类
  • 所有分类
  • 天天新群

蹭群、养群、群冠名,微信群进行买卖韦尔泰?

做为人与人间透过网络沟通交流的媒介,社群为大批同嗜好、同浓厚兴趣的人们提供更多了沟通沟通交流的便捷。但在此之后,也让耍小Lauz的商人们主动出击,透过无偿拉群、冠名、拥有权受让等形式,买进持续上升。

文|懂懂讲义

关上金沙新闻报道,查阅更多高画质相片

相片作者:听觉

是不是有效途径呀,我想登个Couserans。

太OUT了,网络黄金时代,刘天祺做社群网络营销了。

在数十家旧书平台上搜寻社群网络营销referring,能找到大批的相关工具书籍,学会社群网络营销,月入百万不是梦、三天引爆社群流量、4G黄金时代的网络营销铁律等标语令人眼花缭乱。那么,社群网络营销究竟是什么?它在产品推广、品牌宣传上,又具有怎样的助益?

说白了就是进一个群,群发广告,往高端了叫就叫社群网络营销。深知该网络营销形式的阿臣告诉懂懂讲义,社群referring原指的是,透过共同的话题、嗜好,在网络社交平台上聚集起具有强关系的用户群体,而网络营销说的则是透过互动的形式,向特定的社交群体推广对口的产品、品牌、服务。

然而,涉及运营的维度很多,也需要投入大批的精力,所以很少有机构能认真够做好社群网络营销,最终都成了群发广告的。

而阿臣,则是为这些发广告的网络营销机构无偿提供更多群的人。那么,看似用于社交聊天的各种群,在他手里又能够挖掘出什么样的利益呢?如此扰民的行为,又是否合理合规呢?

蹭群变现有难度,但养一个就更难了

五块钱(加)一个群,这价格就已经很便宜了。

面对客户的讨价还价,阿臣似乎有些无奈。他从口袋里掏出三台手机,向懂懂讲义展示了密密麻麻的微信群,以及无法显示新信息数量的气泡图标。他说,这就是他做生意的工具,在这三台手机里,最起码有超过300个微信群,而这只是他手头现有群的冰山一角。小内存的手机,根本驾驭不了如此庞大的群信息量。因此他买手机,都只选择内存超过6G的高配型号。微信群平台

现在推荐进群的生意,已经没有之前吃香了,阿臣告诉懂懂讲义,自从有微信群开始,他就开始从事无偿拉群这样的生意了。但一开始微信群的管理手段并没有那么严格,所以他只要混进一些群员数量比较多的群,就能继续无偿拉新的人进群了,因为成本很低,所以最初拉一个人(进一个群)只要一、两块钱。

他表示,一个称得上有价值的群,至少拥有200名以上群员,而且活跃度较高,每天都有若干人发言。在最初,进入这样一个群之后,他能拉多200-300人进入,群才会满500人。而按照每个进群名额一元计算,他至少能赚取200-300元不等。

群是零成本的,因此怎么都是赚得。然而,随着微信官方以及部分群管理员(群主),意识到在群的运营上存有管理漏洞和弊端。因此在新规的支持下,群主们也都纷纷设置了进群验证,以限制群发广告和阿臣这一类利用拉群牟利的蛀虫进群。进群要靠蒙,而拉人也变得不容易了,甚至有部分群主发现拉人就踢(出群)。微信群平台

生意大不如前,阿臣也开始考虑另辟蹊径。为了能拥有大批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微信群,他拉上刚刚大学毕业的弟弟,兄弟俩决定自己养群。这样一来拉人进群的业务,就不再受到群主和官方的规则限制了。

但一开始,我们却总是碰壁。他告诉懂懂讲义,在决定自己养群之后,却发现想拉一个有一、二百人的微信群并不容易。虽然砸了很多红包,但受限于兄弟俩本身的交际圈并不广泛,自身的好友数量有限,可用于裂变的群员基数也不多。

因此,他们一开始所建立的群,大多不超过50人,各个群的群友里,有大批重复的面孔,加上数量难以成规模,价值体现不出来,因此也就不那么值钱了。

在流量为王的今天,网络的各行各业都离不开流量与用户基数的支撑。而微信群就为这些项目提供更多了良好的流量基础,这也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网络创业者、号运营者,在一开始愿意掏钱给阿臣,拉自己进群的原因,因为进了群意味着用户量增加、阅读量增加的可能性。

而为了提高这种可能性,这兄弟俩在另辟蹊径失败之后,似乎又瞄上了别人家的流量。

自己造船太麻烦?那就借船出海

您好,我们有运营微信社群的业务,您不用付费,一切交给我们就能了。

这已经不是懂懂讲义第一次在微信号后台收到这样的留言了。阿臣说,这就是他的同行。微信群平台

对于他们来说,自己养群最好的形式,就是薅有影响力的个人、组织、机构的羊毛(流量)。无论是知名品牌、当红网店还是自媒体大号,他们都会主动去问一问:需要运营群吗?免费!

免费!天下哪有这等好事?然而阿臣却告诉懂懂讲义,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们免费帮忙运营群,都是有目的的。首先,利用品牌、网店、自媒体大号自身的流量、关注度、粉丝数,拉起一个动辄两三百号人的微信群,难度并不大,甚至比自己加好友拉群裂变要简单得多。

一开始我们都是很‘公益’的,聊得也都是和粉丝主体相关的话题,这样一来能培养粘性和活跃度。等到群成员都活跃起来了,粉丝数量也有那么两三百号人,属于阿臣的赚钱机会也就来了。

首先,他并不会改变群的主体与主题;其次,开始偷偷向部分有加群需求的人收取5-10元不等的报酬;最后,将他们拉进群。进群自然就是为了发广告的,为了避免他们引起粉丝公愤,一开始会规定他们,多久之内不能发广告消息。他说。

微信加群

如果有进群者不遵守这项规则,做为管理员的阿臣甚至会出面公开谴责这样的广告行为。但谴责也就是点到即止,毕竟是付了费的。而对于他来说,微信社群变现的重头戏,这时候才刚刚开始。微信群平台

群基数假设是三百人,我悄悄拉多200人进群,至少能赚个1000元。而当群满500人之后,他一般会考虑将整个群打包出售,即群拥有权受让。他告诉懂懂讲义,一个500人、具有一定活跃度的群,市场价格最少在8000元以上。部分行业群,如手机、汽车、化妆品等,甚至能叫价几万元。

而像懂懂讲义这类科技大号,所运营起来的粉丝群,最低的出售价也不会低于五万元。这也就怪不得有那么多阿臣的同行,总在懂懂讲义的号后台留言,说什么都要免费帮忙运营一两个微信群了。

或许有人会问,群拥有权如果被卖出之后,成了广告群、推广群那怎么办?这问题阿臣并不在意。因为此时的群对于他来而言,最后的剩余价值已经被完全榨取了。在买进颇丰之后,他哪还会管这个群的死活?

而那些所谓的社群主体,则成了商人们利用的对象,在变现之后,群成员也成了阿臣他们的弃子。很难想象,当一个群广告当道时,会对群员甚至主体口碑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而花了大价钱购买了群拥有权的新主人,更是会以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原则,推广宣传自己的产品。

虽说新媒体渠道推广,远比传统媒体渠道更加有效,但随着大批群被广告攻陷,社群网络营销还有那么大的市场需求吗?

群进行买卖韦尔泰?有风险,更怕微商微信群平台

需求大了去了,有些还接不过来。

因为很多用户群体对于传统的宣传渠道日渐麻木,尤其对于产品硬广更是排斥,所以拥有精准用户群体的微信群,成了许多品牌、商家推广的不二选择。阿臣告诉懂懂讲义,他和弟弟每天都能接洽到上百个加群、买群、合作的需求,忙得不可开交。

很多人都以为群发广告很Low,但却是很有效果的。他表示,在经手的客户里,除了有一些初创团队、自媒体机构之外,还不乏有与大品牌合作的公关公司。与这些大品牌公关公司的合作,范围远不止拉群、买群那么简单,更多的还有群冠名活动。

即,收公关公司几千到上万元不等的冠名费用,然后将指定的几个群,群名前冠以品牌方的名号,并在群里发布一定量的推广广告,这一步,需要社群主体的同意,也会给他们分点好处费。

虽然发布广告的频率不能太高,以免群员反感退群。但这样的冠名形式,要比品牌方投其他传媒渠道广告更加精准。甚至曾有化妆品品牌方统计过,透过群推广的内容,有效阅读率高达30%,转化率也达到了1.25%,而且互动性、趣味性更强。

即便不是冠名合作,有些品牌透过群发布活动,参与度也能够大大提高。得益于群的粘性与强关系,群员对于群里所发布信息,均有较高的信任度,参与热情自然高涨,品牌也能得到良好的宣传反馈,所以这样的推广形式,很受品牌与公关青睐。微信群平台

因为市场需求大,阿臣甚至开辟了拉群、群广告、群冠名等业务的代理渠道,透过在全国各地广铺网络,为自己争取更多的业务量,省去大批与客户沟通沟通交流接洽的时间和精力。然而,这样虽然省事,但却在一定程度上,为他带来了新的烦恼。

很多渠道代理商不懂得筛选,对方给钱就让我拉进群或者冠名。结果却发现都是微商。阿臣告诉懂懂讲义,微商最无耻的一点并不是轰炸性的洗脑广告,而是进群之后不说话,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改名换头像,有时候整个微商团队都分批进入了,他都浑然不知,改头换面之后更是难以分辨。

等一段时间之后,微商就会在群里轰炸广告,而且发完踢了一个,还有很多,任何规矩和限制,他们都不以为然,最后所有群员落荒而逃,纷纷退群,实在受不了。

据他透露,更有些产生过矛盾的前代理商或同行,恶意推介微商付费进群,从而在最后毁群。再有价值,行业再精准的微信群,只要加了若干个微商代理,那么其就会像几颗定时炸弹似的,在特定的时间集中爆炸,群也就毁了。即便不完全毁,也成了人人屏蔽的死群。

之所以不能优惠,就是因为现在养一个群风险大,投入的精力也多,并非零成本。阿臣无奈的说,做这一行尽管月入十万并非难事,但却是一项非常繁琐,需要不断筛选精准用户、客户的工作,完全是凭能力在赚钱。因此,我很讨厌那些硬要讨价还价的客户,有的还老说我们的群没啥成本,是韦尔泰的生意。微信群平台

尽管颇多无奈和烦恼,但在群=钱的公式之下,阿臣和更多的阿臣仍然乐于其中。

结束语

群,做为人与人间透过网络沟通交流的媒介,为大批同嗜好、同浓厚兴趣的人们提供更多了沟通沟通交流的便捷。但在此之后,群所具有的群体精准、话题垂直等特点,也让耍小Lauz的商人们主动出击,透过无偿拉群、冠名、拥有权受让等形式,买进持续上升。

然而这样的行为却给群员、话题主体造成了大批的不便,甚至损害了其利益。最可怕的是,这样的行为没有相应的规则和法规能够加以约束。虽然阿臣们在一定程度上,活跃了用户的网络生活,但同时也是社群广告泛滥的始作俑者。

或许,只要有利可图,如此混乱的社群网络营销行为就不会停止。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金沙新闻报道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平台:金沙网YOUNG(ID:ifeng_young)

微信自动加群

责任编辑:龚奕杉 PSY078

0

评论0

网站资源每天更新,本站资源为虚拟产品,购买后不支持退款,请您理解!立即查看
显示验证码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